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半妖司藤 > 第42章 第①章-修

第42章 第①章-修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再次回到榕榜苗寨,是在大雨滂沱的半夜,车子没有开灯,静静停在距离苗寨约莫一个山坳的地方,间或会启动雨刷,但其实无论怎么刷擦,从车里看出去,还是一大片浓浓浅浅水意淋漓的黑暗。
  
  这是第四天的凌晨,按照原计划,他们还有两天才会“回来”。
  
  秦放拨了颜福瑞的电话,告诉他见面的地点,挂了电话之后,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颜福瑞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。”
  
  司藤问他:“哪里不一样了?”
  
  也不好说,只是一种感觉,从前只觉得这个人头脑简单、不识人情世故、有一根筋的执拗又间或让人捧腹,像是戏里无关紧要插科打诨的路人,但是突然间,他好像就变成了另一个人,寡言少语的稳重,接电话时一直不出声,最后说:“好的,我尽快到。”
  
  是因为瓦房吗?
  
  他忍不住把这么多天的疑问和盘托出:“你到底对他说了什么?颜福瑞现在,为什么对你这么言听计从?”
  
  司藤没有立刻回答,她转头看向窗外,伸手揿下了车窗,哗哗的雨声骤然大起来,风斜吹着雨雾拂面,让人遍体生凉。
  
  “我告诉他,杀瓦房的是沈银灯。而沈银灯,就是赤伞。”
  
  秦放自己都觉得奇怪,乍听到这个消息,他居然没有丝毫的震惊,只是下意识问了句:“所以她不是长的像陈宛,而是可以变成陈宛的样子是不是?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原来如此,秦放沉默了一下,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如释重负。
  
  司藤问他:“之前,我给过你我的头发,那以后,有没有跟沈银灯单独见过面?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?”
  
  奇怪的事?
  
  秦放想起和沈银灯最后一次见面时的情景,那时的他迷迷糊糊如堕梦幻,忽然间听到啪的一声,像是凭空一个巴掌,清醒过来时,看到沈银灯脸色铁青,右脸颊上有三道被抽过的血痕。
  
  司藤听了之后果然愉悦的很:“被抽了巴掌吗?”
  
  又说:“不管是道门还是沈银灯,对付我,都犯了同样的错。”
  
  “沈银灯小心谨慎,太过求稳。一开始,她想渗透我身边的人,博取你的信任之后慢慢打听消息,所以第一次见面,她让你致幻,窥视到你念念不忘心怀愧疚的女人,从那以后,她在你眼里,都是陈宛的模样。”
  
  “可是紧接着她发现,一来你并没有因为皮相而神魂颠倒,二来似乎也没有太多时间让她稳扎稳打,于是她想更进一步——我不知道赤伞对人的记忆窥伺可以达到什么程度,不过好在你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,我已经发现了她的破绽。”
  
  秦放想起那次和沈银灯刚聊没多久,司藤打来的电话。
  
  ——“沈小姐,真是不好意思,秦放不能请你吃饭了。”
  
  那是和沈银灯第二次单独见面,被中途叫停,而第三次见面时,司藤已经有所防备。
  
  “沈银灯如果胆子够大,敢冒险行事,她就会知道,那一巴掌,只不过我残存妖力的小小伎俩,根本对付不了她这种妖怪。但是她就是被这一巴掌打破了胆,牙齿咬碎,都不敢再迈近一步,说起来,这要多谢我当年名气够大,担得起让人‘闻风丧胆’这四个字。”
  
  秦放真不知道该说什么,回想与司藤的初见,她一飞冲天,然后脸着地,死了七十七年复活,举目苍茫,妖力消耗殆尽,居然能走到今天,牵制道门、牵制沈银灯,是该夸她胆子够大呢还是运气够好?
  
  顿了顿问她:“那道门呢?你说他们也犯了同样的错——他们一开始就中了藤毒,难道这藤毒也只是幌子?”
  
  司藤意味深长的笑:“不不不,我说的道门,是当年的道门。我当年在青城山与丘山结仇,重伤沈翠翘,石上刻字折辱道众,你听起来,是不是觉得这妖怪极其嚣张,好生风光?可实际上呢……”
  
  她忽然哈哈大笑,笑到后来,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,秦放帮她拍了拍后背,又递给她纸巾,她纤长手指紧紧攥住纸巾,目光长久凝视着无际雨幕,轻声说了句:“可实际上呢?”
  
  ***
  
  实际上呢?
  
  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一个无朋无党,仅凭一时激愤不问青红皂白公然与道门为敌的妖怪,一路奔逃,东躲**,真好像一条在大雨里淋的六神无主的狗啊。
  
  什么风头一时无两,逢敌从无败绩,不把她写的三头六臂有通天彻地之能,如何体现道门的更胜一筹?更何况丘山助她精变,一路旁观,对她的劣处死穴了如指掌,一旦真的被追上,几乎是毫无生门。
  
  世上没有后悔药,那时,她不止一次想过,倘若再有一次机会,她一定不会选择与丘山翻脸,她会心头插刀,忍字为上,步步为营,口蜜腹剑,占尽先机时再图一击制胜。
  
  地图上,青城之后,她的出逃路线,居然极其契合横亘而过大半国土的长江,而就在那条呈w形河流的高点,当时的重镇武汉,第一次与追踪而来的丘山狭路相逢殊死一战。
  
  ***
  
  那天早上,她从暂住的旅馆出来,刚一出门,一颗心忽然沉到谷底。
  
  丘山一身破旧道袍,发髻松散,在正对面的马路牙子上端坐如山,满面尘土,眼神却炯炯带光,边上有个牵着伢儿的中年妇人问他:“道爷,给批八字不批?”
  
  丘山像是没听到,目光死死锁住她的脸,眼神里尽多讥诮,有报童扬着报纸从边上跑过,叫着:“号外号外,华北军代理委员长何应钦与梅津美治郎秘密谈判……”
  
  出了青城之后,她才知道什么叫国家大势、民族危难,在大的城市里,进步学生们恨不得以身赴死,但是对道门、对丘山来说,没有什么比镇杀她更为重要。
  
  躲归躲,真正事到临头,也不会做缩头乌龟,刀架脖颈,有死而已。她走过去,很是无所谓:“怎么打?”
  
  丘山说:“这里老百姓太多,咱们换个地方。”
  
  她跟着他走过热闹的大街,走过渐渐消静的小巷,一个貌美如花的大姑娘跟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,多少惹人指指戳戳,可是那天,市民们几乎没有注意到这两个怪异的人,他们忧心忡忡地抬头看天。
  
  半天之上浓云密布,黑压压的云头几乎要坠压到高处的屋角,上了年纪的老人忧心忡忡,暗自祈祷着千万不能是大雨,前些日子,长江口已经传来多处决堤坝的消息,一旦降下暴雨,后果不堪设想。
  
  他们来到郊外的半山之上,空气中隐隐滚动雷电之声,丘山的破烂道袍被狂风鼓满,猎猎有声,地面的尘沙龙蛇一样卷起,专往人耳眼口鼻扑打,丘山似乎想摆出一副渊停浪滞的昂然姿态,不过风太大,他连站都很难站稳,掏出的朱砂符纸被刮的不成章法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