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半妖司藤 > 第51章 第⑩章-修

第51章 第⑩章-修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沈银灯觉得这群道士挺好笑的,死到临头,还要“死个明白”。
  
  又声嘶力竭质问她“为什么要置他们于死地”,莫名奇妙,不杀你们,留着走亲戚、串门子、发展友谊、天长地久么?
  
  她不想跟这群人废话,却又想猫捉老鼠多逗弄些时候,拈了几块石头在手上抛着掂量,说:“道长们小心了啊。”
  
  何其变态,这是要投石头砸人吗,一干人个个头皮发麻,拽得藤条左摇右摆的,只盼她失了准头砸不到,嗖嗖几下破空声之后,先是一片死寂,接着响起了马丘阳道长惊怖的声音:“疼!疼!疼!”
  
  疼就疼呗,男子汉大丈夫,何至于呼痛如斯,大家都朝发声处看,见马丘阳抱着藤条张惶乱指,顺着他的指向看过去,顿时明白过来。
  
  他叫的是“藤!藤!藤!”,沈银灯那几块石头,每一块都把藤条打出了豁口,而藤条一豁,距离绷断也就不远了。
  
  沈银灯在顶上掸了掸手:“各位道长先前都引了法器护身,但那只是防妖力入侵,到底也不是金钟罩。若是从高空摔下去,没有摔不死的。道长们见到下头的尖峰了吧,藤条一断,各位摔它个肠穿肚烂,血顺着尖峰流下去,滋养我这些子子孙孙——它们饮多了兽血人血,还从来没尝过道士们的血呢,说不定机缘巧合,道长们金贵的血,促成了我子孙精变也未可知啊。”
  
  说完了仰头长笑,她以沈银灯的面目讲话时,倒还是正常女声,大笑之下脱略形骸,又显出男人的阴郁沙哑来,明明是张精致的女人俏脸,却配着这把嗓音,委实叫人毛骨悚然。
  
  笑着笑着,她忽然停顿下来,换了一副柔媚表情,叫了声:“司藤小姐?”
  
  黑雾弥漫,无人应答。
  
  沈银灯脸上笑意更甚,她慢慢朝洞里走,声音轻缓,不紧不慢。
  
  ——“司藤小姐怎么不说话了呢?”
  
  ——“真是奇怪了,以司藤小姐的声名能耐,不至于惧怕我区区一个赤伞啊,躲躲藏藏地像个缩头乌龟,未免有些不体面吧。”
  
  ——“哦,我差点忘了……”
  
  说到这,她掩口而笑,似是刚刚恍然:“司藤小姐是不是准备运妖力和我决一死战,但是一试之下,才发现浑身剧痛,身体里面好像有无数吸口,吸食你的骨髓血肉啊……”
  
  内洞传来司藤愤怒忍痛的声音:“你给我住口!”
  
  原来她藏在那里,沈银灯双目之中精光陡现,向着内洞的方向慢慢过去。
  
  外洞那群道士们惊慌失措的声音渐渐听不见了,沈银灯的足音一下又一下,刻意放慢,声声入耳,又在石壁上返作回音,像是无形的催迫,让人呼吸都为之滞闷。
  
  “司藤小姐是不是很不甘心,是不是觉得这一趟苗寨之行,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啊?”
  
  司藤闷声冷笑:“你什么时候给我下的毒?”
  
  秦放还在司藤身边,从司藤口中打探到消息的机会微乎甚微,一切秘密都指着司藤死后从秦放嘴里套取——沈银灯迟疑了一下,这个时候,可不能暴露秦放。
  
  但司藤显然已经想到了,沈银灯听到她愤怒的喝声:“秦放!”
  
  紧接着就是重物坠地和秦放痛呼的声音,沈银灯心头一紧,几步进了内洞,一般来讲,妖怪失去妖力之后,若还想负隅顽抗,会现出原身,原身的力量总比人身更大些——司藤果然已经在逐步现身了,她的面色极其愤怒,人在石壁边上站着,一条藤臂伸出足有几米长,藤臂的末梢正死死掐住倒在地上的秦放的咽喉,秦放满脸赤红,挣扎着蜷缩身体,被扼的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  
  沈银灯暗叫遗憾,她想起当日为敷衍苍鸿观主,在内洞装了矢箭机关,司藤如能再往边上移那么几米就好了……
  
  司藤看着沈银灯冷笑:“我真是好奇,沈小姐什么时候和秦放暗通了款曲,他居然为你做事,既然今日跟沈小姐的一战不可避免,开始之前,咱们也效法古人,开个荤腥祭个旗啊。”
  
  说到这,脸上戾气顿现,藤臂上举,扼住秦放的咽喉生生把他举离了地面,秦放双目爆红,两手死死去抓咽喉处的藤索,嘶声叫沈银灯的名字:“沈小姐,你答应救我的,我知道……司藤的秘密……”
  
  司藤大怒:“休想!”
  
  她臂上用力,眼见迟一迟秦放的脖子就要被扭断,沈银灯再无犹疑,身周黑气骤显,迅速绞成一股雾藤,瞬间盘蛇般绕住司藤藤臂,司藤似乎还想硬撑,但只是下一秒便已经受不住,惨叫一声,藤臂迅速回缩成人身,但见一条纤细白皙手臂之上,尽是金钱大小的火泡烫斑。
  
  她这里藤臂回缩,秦放瞬间得脱,重重从半空跌落地上。
  
  司藤痛嘘着倚住石壁坐倒,沈银灯盯住她看:“怎么样,司藤小姐,我赤伞的毒,还受用吧?这毒先伤你手臂,然后从经脉进入全身,不消一时三刻,你就会全身溃烂,和藤杀一样,除非我死,否则是解不了的,哦对了……”
  
  说到这,她像是想起什么,又含笑看秦放:“司藤一死,藤杀可解,恭喜你了……”
  
  秦放却似是极大恐怖,手撑着地往后缩:“沈小姐,你……你也是妖怪……”
  
  秦放这退的方向其实奇怪,一般而言,人受到威胁,只会张惶着往后缩,他却是生生在沈银灯面前转了个向,沈银灯一时也没有多想,只是缓步趋向他:“你怕我吗?”
  
  秦放嗫嚅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  
  他看向沈银灯,目光忽然又有些迷离:“你是妖怪,但我……不害怕你,沈小姐,我有没有跟你讲过,你长的,很像陈宛……”
  
  他忽然有些恍惚,伸手去搂沈银灯的腰,沈银灯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厌恶,但权宜之下,还是没有拒绝,秦放颤抖着站起来,脚下不稳,几度踉跄,沈银灯扶着他走,柔声说了句:“小心啊。”
  
  她精力在秦放身上,却也没有疏忽司藤,司藤受伤之后,似乎想撑着墙壁站起来,但几度摔倒踉跄,最后一次坐倒的位置,居然是在矢箭的射处了,沈银灯冷冷盯住她,唇角掠过一丝讳莫如深的笑意,心里想着:你要站起来才更好。
  
  司藤果然站起来了,她吃力地扶着墙壁,面上居然讥诮不减,死到临头还在激怒她:“如此小鸟依人柔情款款,想必赤伞是转了女身了?日后同秦放琴瑟和鸣开枝散叶,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啊……”
  
  沈银灯盯着司藤的眼睛,柔声说了句:“你该去死了。”
  
  目光视处,那藏在石壁边缘与山石几乎同色的机关动针骤然咔哒转了一格。
  
  “秦放闪开!”
  
  司藤怎么会突然出言示警?秦放为什么突然变了脸色狠狠将她往后一推?身后破空有声,沈银灯思绪还没来得及转到那一处,尖利的矢箭已经从背后透体而出,势头巨大,将她整个身子带向地面,秦放就着地面急滚,两根箭头蹭蹭穿透他臂边钉住地下,沈银灯的身子像个三角形的斜边串在矢箭之上,她心知不妙,正想运妖力逃脱,身体内传来蚀心一样的剧痛。
  
  她和司藤不同,她是有妖力的,观音水对司藤无害,但是对她……
  
  沈银灯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,脸因为剧痛而扭曲狰狞,居然现出男人的形貌,秦放挣扎着想要避开,但是一来刚刚已经耗尽了浑身的力气,二来箭头穿破皮肉,带着衣服钉地,一时动弹不得,听到司藤问“受伤了吗”,忍痛答了句“还好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